太阳的信徒。






李白是阿波罗与狄俄尼索斯的完美结合。
扁鹊是暗夜里由地狱向着天堂走去的人间过客。

图很多都有参考,或是名画,或是照片,正在努力进步,见谅。
 

断背山。
男孩儿们的断背山可不只是有一个夏天。他们都是孑孓的独行侠,本就毫无牵挂,于是更愿意为了那份ROMANCE抛弃世界。
永远活在那片绿海,永远十九岁年华。

Jack的某些特征在我看来十分像太白先生,例如勾魂儿的美貌,例如明晃晃如太阳,例如烂漫漫的心;但Jack终究不是太白先生,Ennes也不是秦缓,于是他们以悲剧告终——倘若是白鹊二人的话,是不是会更洒脱,更不顾一切,更自顾自地不关乎这世界?
我猜是的,我猜属于他们的断背山是永远。

上色废了,找不到合适的色号,就这样吧!以后有时间了重画!

「KISS」
“他吻起来温暖得就像一个神祇。”

强行红蓝!
ooc爆炸(*`▽´*)!

----“Drink with me?”
----“Scram.”

模仿酒神巴库斯的李白。
(漂浮不定的发色x我找不到合适的色号…)

原作是卡拉瓦乔先生的(*σ´∀`)σ!我超喜欢他!

希望有小天使能教我怎么把画面拍得更明亮…哭唧唧。

很久没有画画了…!
摸两个大头ヾ(´∀`。ヾ)
以前画画一直没有上过色…鹊鹊的灰皮果然还是违和感好强…

(AO3授权翻译)【Zapp/Zed】Angelfish by-Shinatobe

原作直通车:http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5927497?show_comments=true#comments

作者:Shinatobe

作者授权:

翻译:木向

配对:Zapp/Zed无差

分级:G

概述:Zapp以一种出人意料的方式讨人喜欢

正文:

     第一次发生得太过突然,又短暂得差点被错过,给了Zed个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 那时他正与他见过最大的一群丧尸对峙,丝毫没有察觉到Zapp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 “别愣着啊天使鱼(Angelfish)!”

     Zapp飞快地劈开那群生物,吓了Zed一跳。出于炫耀的目的,这家伙在战斗中总是等到鱼人快撑不住时才到场。他眼里闪着光,像个身披铠甲的骑士,握着独属于自己的曲折长剑,瞄准敌群俯冲下来。那张嘴里发出的得意笑声实在招人讨厌,扰得Zed心神不宁,目光随着他落地,竟忘了刚才听到的古怪的新外号:

     “我一个人就能搞定,你没有必要跑过来‘救’我。”

     Zapp轻嗤一声,俯身从一具尸体上扒下个小包来,在里头翻了翻,找出一副磨损了的钱夹,惊喜得吹起口哨:

     “哇,赚到了。…嘴上这么说吧,你看起来可不像是能搞定的样子,我隔着一公里都闻到那股鱼腥气的汗水味儿。”

     Zed翻个白眼,重重叹口气,抬手将那家伙手里的钱包拍开,揪住他的衣领把他拖走:

     “第一,别偷死者的东西。第二,我的身体并不像你们人类一样会分泌汗液,那只是我呼吸器里的水。”

     他实在不知道Zapp为什么能成为著名组织莱布拉的一员,明明这混蛋有一半的时间都更像个不折不扣的罪犯。Zed同样想不通Zapp怎么能够师从他们的尊师,但是…算了,这种事情越想只会越麻烦。

     所谓的名师之高徒叉着手,任Zed像拉小孩一样拖着他走在街上,语气嘲讽:

     “他们是丧尸哎,还翘了辫子,根本就用不了钱吧。再说了,条子也会这么干的,所以就拜托别讲那些假大空啦,天使鱼。”

     又来了。

     Zed僵住了,回头望了那人一眼,神色古怪地挑起眉毛。他是听到了什么…和平时那些“蟹棒”“鱼排”相去甚远的称呼没错吧?而且,听起来似乎有点…讨人喜欢?

     什么可怕的念头。

     Zapp正点烟点到一半,抬头回视,眼睛里有和他同等程度的困惑。

 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“没什么…我不可能拉着你回莱布拉,所以,站起来自己走。”

     地上的人嘁了一声,大声抱怨起来,顺便确保起身时雪茄的烟气能尽数喷到鱼人的脸上:

      “你知道的吧,我们只是被分到一个任务里而已,并不代表你能整天对我发号施令。”

     说着把双手揣到裤兜里,一如往常。他的嘴挺大,足够让他叼着烟也吐词清晰。

     Zed移开眼睛,继续向前走,一直能闻到那股雪茄的味道,他知道Zapp跟了上来。

     “总得要有个人来保证你不开小差,做些乱七八糟的事情,看起来平时我离你最近,所以这个人就只能是我了,这是常识。”不小心吸进的一大团烟雾让Zed拼命咳嗽起来,神色痛苦,心里祈祷着自己鳃周围的水不会被污染,“你刚才确实是试图从死者身上偷东西吧,本质上来说这种行为就是盗墓。”

     Zapp本可以明智地用一声不耐烦的鼻音回答,但天知道他怎么就伸手勾住了Zed的脖颈,将他拉到自己跟前:

     “拜托啦天使鱼,你得学聪明点儿,想想吧——没了那笔死人的钱,晚饭咱们吃什么?”

     他还在继续喋喋不休,但Zed的耳朵已经停止了工作——从他听到“天使鱼”的那一刻起,就完完全全地定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 “就像我甚至准备要——”Zapp说着说着停下来瞅了Zed一眼,发现他神态反常,于是挑挑眉:“喂Zed,你…还好吧?”

     来自那双铁蓝色眸子的注视让Zed回过神来——谢天谢地——虽然在这种关注之下Zed只是变得更加慌乱紧张。

     “我…你,你为什么要那样叫我…?”

     “…啊?Zed是你的名字啊,不是这样吗蟹排人?难道它在我没看见的时候被改成了别的不那么拗口的字儿吗?”

     就算别人都不这么觉得,Zapp还是总认为Zed的存在本身就是个笑点。

     “不,不是说这个,是更早之前…”Zed长叹一声,暗自希望Zapp在这场口角中不会太容易就占了他的上风,“你叫我…天使鱼。”

     Zed暗骂自己声音怎么这么小,简直像被称作和自己的种族完全不相干的物种是件羞耻的事儿似的。并没有什么新奇的,所以他也没有必要为了这件小事感到…慌张。天使鱼和他的种族相差十万八千里,而且,几乎是他所听说过的鱼类中最不堪入目的一种——所以…所以这称呼完全是一种侮辱!没错——理由足够充分,解释合理,让人信服。这样想着,当一个恶劣的微笑在Zapp脸上绽放时,Zed也没有太生气。

     “哈,它很可爱啊——而且你有时候也挺可爱的。怎么?打扰到你了么?”

     Zapp自顾自地以一种几乎让人喜爱的方式哼笑,肆无忌惮地侵占着Zed的私人空间,径直往他脸上吐了一缕烟雾。

     鱼人吁了口气,努力压制住将身旁的人狠狠打飞再串在三叉戟上的本能。那本来对他来说相当容易,但是他能做出更好的选择——他给了Zapp一个他惯用的冷眼,虽然面颊上不听话地映出的红晕出卖了他,打破了所有的成竹在胸。

     “不…并没有打扰到我。”Zed说到一半突然停下,抬手打落Zapp指间的烟,得意之中踩了两脚,用鞋尖在地上碾磨,满意地听到一声抗议,“——只是它听起来太甜蜜了,完全不像是你这张嘴能说出来的话。仅此而已。”

     不出所料,Zapp被激起斗志似的望了他一眼,一股子自满的味道,勾住鱼人的前襟把他扯到面前,轻吼道:

     “你想要甜蜜?好,让老子来告诉你什么是甜蜜。”

     ——和Zed预想中的全然相反,这个吻相当甜蜜:远胜过他认知里这个男人所能达到的程度,也超出了他们原本所做的准备。直到Zapp不得不推开他来稍作喘息时,两人的面颊上都爬满了酡红,难堪之下谁也不敢四目相接。Zed觉得心跳到了嗓子眼儿,就算声称自己不会出汗,他的手心也比平时变得更潮湿——在经历了这样一个…富于暗示性的动作之后。

    “…这是…”

    “啊…”

    他望见Zapp正尴尬地揉着脖子——看这家伙出一次糗还让人有点儿愉悦——但这远远不能让他忘记自己的窘境,绝对不能。

     “…不要跟任何人提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 “没错…你说的很对,天使鱼。”

     “我恨你。”

——END——

第一次做翻译工作,明明翻的时候觉得写了很多,可是最后发现只有一点点呢…羞愧。语句并不流利,应该读着会很费劲吧…现在语文英语对我来说都太生疏了。

因为Zapp/Zed(无差)的粮国内实在太少,只能去AO3翻一翻,发现有十来篇作品(虽然都是短篇)…!这个小短篇实在是太可爱了,忍不住翻了出来……

这位太太特别棒…!她的作品都是内藤先生漫画的同人!很巧的是前几天lof上一位前辈 @徵羽-暴雪电影粉 (原谅我擅自艾特)也翻了她的作品,cp是警探Law先生和番头,翻译得超好!强烈安利!

最后,为师兄弟组打call…!他们太好了呜呜呜如果有同好欢迎小窗嗷!!
 
(顺道,第二天早上爬起来看BBB的更新和预告——下一集是鳃呼吸蓝调!!原地爆炸!!)

查看全文

[白鹊]ABO |论我们还能失去些什么(二)

前文戳这里http://chrischevalier.lofter.com/post/1e6afe94_1016b152

感谢阅读到这里!!
这篇其实是早就写到这里,但是一直没有勇气发出来的…直到被一位姑娘催更,羞愧。之前发的时候被关了小黑屋,这次换作图片试试。
越写到后面就觉得变了味儿,不像是最初想象的效果了,毕竟笔力实在太差劲…理想中的双o白鹊一直没有出现。
抱歉啦…
下面是当时码这篇时顺道写下的随笔,算作我自己对于这篇文里白鹊关系的一些理解吧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于是你我终将在这里沉沦,如溺水的人陷入更深的,更无法挣脱的泥沼。周身是一人高的草,风也不能吹倒的,岌岌的屏障。没有人会看见。你也知道,没有人会看见。

我们在无尽的落日里紧紧相拥,我们别无所求,别无依靠。

我们是永不会逝去的琴音,是漂浮不定的乌篷船,是缠绕成蛛网的丝。

我们是一人。

我们的灵魂融为一首曲,我们成为一体。

© Chris Chevalier | Powered by LOFTER